放牧代码和思想
专注自然语言处理、机器学习算法
    博主不用扣扣,公事请博客留言,私事请微博私信。开源项目一律GitHub见,发错地方恕不回复,谢谢。

《日语综合教程》第七册 第三課 ナイン

目录

   文参考

九星棒球

朱芬

 

没有想到广播局的工作很早就束了,我便道去拜访四谷站前新道街上中村的店。中村是榻榻米店的老板,店铺门小,里面却有个很大的作坊。京奥运会那年年底,我租借了作坊的二楼,一租就是三年。三房ー,两6席大小,一4席半,餐厅带厨房有8席大,外加敞的浴室和通良好的阳台,月租金不4.5万日元,大概比当的市价便宜两成。而言之,二楼如此敞,一楼“中村榻榻米屋”的作坊自然更小不了。如今,二楼住着中村的子英夫夫

    中村一边浏览着体育,一嚼着放在“茶叶筒”里的薄脆到我便用他那粗壮的针茧的手指轻轻敲敲火炉旁的榻榻米

    “来来,一起吃点心。”

    聊天的话题受体育报标题的影响,自然落到棒球上。不一会,中村突然凑近我

    “新道少年棒球,当年害吧。

    那ロ气仿佛巨人也不在下。

    之,在新宿区少年棒球大亚军,那不是一般的害吧。而且决至12局才定胜负无异于新道少年棒球队夺冠嘛。通常冠的球都有3名投手,太可新道只有英夫ー个投手。他ー个人,同上午的半决连续19局一路狂投。那可是炎炎夏日下的19局啊!英夫也好,新道少年也好,都是好的!”

    “我得呢,那光景。是我僙住在里的第二个夏天的事嘛。”

,当您也挤进外濠公园棒球来了?”

    “没有,我是从广播局回来的路上,撞上了他利游行呢。”

    是因附近上智大学的学生多了,加之四周建起多公司大楼,4,不足百米的小小新道街,如今戒了四谷一最繁的地段。开得最多的无非是小酒店或咖啡店。了招揽顾客,家家“浓妆艳抹”,可总觉乏味。十七八年来“容”无改的只有街衫店和街尾家榻榻米店了。当年的新道街充生活气息,豆腐店、玻璃店、副食店、台球室,有丈夫在公司上班的常人家。从四谷站出来,从新道街穿行的人,要爬一个坡。坡道正中,住的是歌舞伎演大和屋(十世岩井半四郎I夏夜,在原色木前,大和屋和两个上初中的女儿,常在那不大却洒水的石板上燃放捻小焰火。两个女儿后来也成了著名演。一句,那的新道,自自足。大部分日用品都能在新道街上到,新道小店也只面向本街人家,生活没有问题这样的新道街,然微不足道,却完全能自足。小街无不充着自信。在确华许多,可是看到不依外来客的腰包便无法生存的景況,总觉得小街得脆弱起来,心里无奈得很。

    “棒球队队长,洗衣店家的孩子正太郎,捧着‘亚军经过大和屋,正好被我撞正太郎旁就是英夫,跟着后面是其余七名队员,小家伙簇成ー呦地走来。我听是台球室的大叔,可没着,得当时还觉得奇怪来着。”

    “台球室的教啊,决赛刚开始,就中暑倒下了。年六旬有三四的老人了,不能怪什么。可就种没教的情況下,他们还是十二都挺来了。新道少年棒球,一个字——啊!”

    “大和屋着两个女儿走出来,递给正太郎ー个包,那情形还历历在目。大和屋犒一句‘打得好,辛苦了’刚刚还嗨嗨哟的九个小伙子,哇的一声,刷刷哭起来。”“应该是懊悔得很吧。”

    “那九人在都在干什么呢?英夫的情况自不必了。”

    “各奔西。”

    中村眼皮拉了下去。

    “一手,洋店家的明彦,大学毕业进公司了。洋店把地皮了,家搬到千叶,听明彦在那里了丸内公司。手,副食店的洋ー呢,在新宿一家宾馆做厨子。”中村解散后球向了如指掌。从他那得知,三手,玻璃店的小忠,当了算机工程;游手,文具店的光二,在神奈川的一个初中当老;左外手,豆腐店的常雄,在埼玉经营一家校。

    附近,只剩下右外手,店的小他在广播局ロ开了家小餐

    “豆腐店的常雄成了校的经营者,倒是意外。当年是六年的小学生吧,掐指一算,在也才刚刚30吧。年纪轻轻经营起一家校,不是很害。”

    “是么回事,他起初做出租司机的候啊,被公司老板的女儿看上了。老板还经营着一家校。”

    “啊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 “如此个个都离开了新道街。里地价高,三四十坪的土地,一手,除了可以在郊外造ー幢房子,能余下不小一笔。所以家长纷纷里的土地出手,余款呢,存作养老金。了,大和屋家也搬到若叶町去了。”

    不知何,中村偏偏跳了洗衣店的正太郎。何不愿提及他的事情呢?他可是新道少年棒球的4号、接手以及队长啊!

    “哎,我真不想提正太郎。”中村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。

    “只要听到那家伙的名字,得不好吃。就因他,英夫被了价85万日元的草席。事情都这样了,我要去瞥察局案,英夫我‘案我就出走’。袓护之友固然可以,可也得有个度吧。”

    嘴上虽说不想提,可茬一旦打开,中村便口若河了。两年前的冬天,一天,正太郎突然造访订购榻榻米。他当的-ー我在在练马一家房地公司工作了。之前一直大家不放心,次是真的决心改头换面,你放心吧。我公司呢,是专门建造成品房出售的。如今打交道的那家榻榻米店尽些劣负责人很疼。见这情形,也是了向公司表ー下,我就自告勇地了大榻榻米的事,包在我身上吧。”我的求可能分了些,可在抱歉,能不能明早之前帮忙弄到5成品房用的榻榻米?——中村先生,他是高度警惕地听完辞的。因此前已多次听到传闻正太郎以向朋友挪借的名。可是拗不英夫的求情,一句“您就相信小正吧”,中村就豁出去了一一儿子的好朋友赴蹈火一回吧。自己店里存向同行周转调度了一部分。第二天一早,物如数交到着卡车过来的正太郎手上。而他,从此再没出现过

    “那个候要是把他交了警察,后来常雄也不至于吃那些苦啊。常雄差点服毒自啊。”

    去年春天,正太郎又来到了常雄的校,央求常雄雇他做事,哪怕打扫卫生也行。于是常雄让这位老友坐公室。夏天,那家伙携公室金中的400多万日元消失得无影无踪,常雄妻子也同离家而去。好像正太郎不知道什么候勾搭上了常雄的妻子。常雄一度想自。就在这时,妻子狼

    “妻子好像受了巨大打,据从此了个人似的,常雄尽心尽力,倒是因得福。不至今一回想起服毒自那会儿,常雄是止不住泪流面。常雄当初可是胆子最小的8球手,是最怕死的ー个啊。连这孩子都想到死了,一定是痛苦当啊……”

    “那,常雄后来怎么理的?他起正太郎了?”

    “他也是袒了那家伙。也没去警什么的,什么也没做。”

“堂堂新宿区少年棒球大赛亚军队队长,何以堕落成子啊!”

    “我也搞不明白。不,洗衣店他家老是起争子拈花惹草的事。每每父母争害,正太郎那孩子就离家出走。”

    “爸爸,帮我査一下做好的榻榻米吧。

    英夫ー脱下套在手上的皮袖,一从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 不,今天四点必得出。”

    “你看着行就行了,任也不会不意的。”

    虽这样说着,老儿子这样敬重自己的地位,是很开心的,快起身,

    会儿,正几个姑息正太郎的事呢。即便如此,当年的新道少年棒球啊!念叨着ー走了去。

    “你父就要退了吧,如今事事都放心交你了嘛,听才你对话得呢。”

    “若如您所,也是多了正太郎啊。”

    英夫把手放到火炉上烘,右手指起了好几个针茧

    “被正太郎了85万以后,我才知道要好好工作。怎么呢,应该说是想尽早把小正下的填上吧,所以拼命干活。就常雄吧,我想他小正应该也是又恨又感激。常雄的事也跟您了吧?”

    我点了点

    “常雄老婆仗着常雄是上女婿,一直傲慢任性得很。可自打跟小正出事以后,就了个人。小正看似是个人,可果然是我队长是在做一些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 竟是并肩作到决友嘛,所以才如此信任是吧。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 “叔叔,您不明白的。”

    英夫准了我的心思这样说道。

    “我爸也不明白。因他是在堤上的树荫底下看比的。我初中高中一直打棒球的,高三于打了西京大的决。可都没有那个夏天那么叫人刻骨心。

    英夫定的人ー种圧迫感,我稍稍挪了一下身体。英夫嚷着,仿佛在揣摩如何表达。他最终这样开始了:

    出口,感就像是造出来的。怎么呢,是这样的,不管是半决赛还是决,我们队手席都在三,也没个遮阳棚什么的,就光光一张长条木発。”

    从四谷站新宿方向出口出来以后,沿着漫城河大道一直往下走,到了市谷就能看一座三角形的公园。那就是外濠公园棒球。公园是填了外城河比低洼的–段建造起来的。当,棒球铁丝起来,所以直接从城河大道走来,下得堤,便人了球。堤上种着,可堤是一位置和球网后方的看台。也就是,三垒这边手不得不一直于烈日的炙烤下,而一手至少在自己队进,可以在的遮下擦一擦汗水。位于三的新道少年棒球,在那烈日下奔跑一天,一定累得够呛

    “大是第六候吧,我精疲力尽地回到椅子上,却感到忽的一下淸凉起来。一看,竟是小正站在凳子前帮我住了烈日。不一会,其他几个队员也都学着小正站到我前面来。情形一直持到第十二。我能一直投到终场,都是因我遮西晒。有次,常雄中途站不住,摇摇晃晃起来,也是小正一‘常雄也到阴凉里歇会儿,不好意思,队长的命令!’利游行的哭也是喜极而泣。我在不可能有一阴凉的地方,造出阴凉来了。这样一支棒球有什么是我们办不到的呢!当就是这样ー种心情。信念至今残存于心中的某个角落。正因如此……”

    从中村榻榻米店出来,我从城河大道,往市谷方向走去。隔着铁丝网眺望棒球,秋卷起漫天的沙,在球舞。回首仰望西,公司大楼高高林立,在棒球上投下阴影。十几年去了,里已不再有西照的阳光投射。

    (摘自《九星棒球》1987年版)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 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码农场 » 《日语综合教程》第七册 第三課 ナイン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2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2

    第三页 中村さんは ちょっと目を伏せた。不是身を伏せた。

    butcher3个月前 (07-09)回复
  2. #1

    第2页20条 懐中 在日文教材里 被翻成ふところ 第一页間取りを上に乗せること 的地方日本教材里是載せること 正好在复习的时候看到了 可以核对一下。

    butcher3个月前 (07-09)回复

我的开源项目

HanLP自然语言处理包基于DoubleArrayTrie的Aho Corasick自动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