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牧代码和思想
专注自然语言处理、机器学习算法

《日语综合教程》第七册 第四課 わたしの夏——1945年・広島

目录

       课文参考

我的夏天—1945年广岛

译者:王志

1945年8月6日早上815分,原子在广上空爆炸。

    ,笔者因病从女子学校休学,与母和伯母一家一起,在离爆炸中心9公里的疏散地,广岛县安佐郡绿井街的今井医院(即祖父的医院)的医师专用住宅中,正着桌子吃早。在光和气浪的冲中,笔者和母尚未缓过来,便跑了出去,到医院接受治。医院前,满载伤员的卡接二三地到达,医院周就被伤员们围得水泄不通,真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 祖父已年六十,可是按照当实际情况,与在的同年的人比起来要老得多。尽管如此,从6日的早上开始,“午全免,通宵未睡,全力伤员,忙得不可开交。翌日7日大同小异。“(据《回》)祖父由于度疲而昏倒,打一后爬起来继续

    是做助手的医是做X光透的技,全都被召集入伍,6月份的最后一次征兵,已任院的伯父满头,肩上斜披着绶带入伍之后的事了。所剩6人,3人,数祖父手中的“兵力”,其中没有一个男力。持手刀者,祖父一人,与其是排,不如是未治先亡,真是防不防。

    果,未被从上抬下来的负伤者,我怎么再敢收容啊。卡车满载伤员而来,一个儿往医院送的救护队员与我下声嘶力竭地互相大声喝斥起来。

    尽管陷入这样绝望的境地,我却没有一个人抱怨。伤员们太容忍重了,所以那些人的悲痛,我也能深刻地感受到。偶有人客气地一声“到我了?”翻开登簿一看,怪可怜的,他的前面排着十几个人呢!

    室的现场,我一次也未去看一眼。外科室的毛玻璃面一是祖父和位。而是我一大家子的地,只要不是抱着喂奶的孩子的女人,大家都在打帮忙。起来,也只是付蜂而至的重伤员而已,手忙脚乱地,至于具体做了些什么,我再也不能清楚地回起来了。

    一无所知的我实际上什么忙也没帮上。只是在喊着“水……水……”的伤员,端茶送水,日以夜,朝朝不息。就那水,也由于“对伤口不利……”,每个人必慎重,仅润嘴唇,不能多喝。于是那三天医院事上兼作了收容所的作用,而我沐浴在那些重伤员二次放射能量中。

    我碰巧在医院房的候,一位戴草帽的少女来到房窗前,百般纠缠似地:“我父接受治回家后,因高苦不堪言,能不能先生到家出?”

    那似乎是做梦一的希望。尚未接受最初治伤员,已一个个相倒下死去,对这个事她自己也很明白,所以我断然拒了。在发热的病例,多半是似乎没什么希望了。少女紧紧抓住窗铁栅栏说:“那么,至少吧。发烧药吧……”

    架上的瓶在我眼前列着,我却辨不出那个是发烧药然明知不行,可是我是想拽住一个一下。可是这对任何一个一路小跑的士,都是分的要求,她留下一言半就走掉了。我徒然回到房,等待着我的是少女那望的目光,而我是截断她那一希望的始作俑者。她握住铁栅栏的手指似乎要折断了,匀称的蛋也得扭曲了,将额头抵在栅栏上哭泣不已。

    半个世纪过去了,那位少女多次来拜访我,握着铁栅栏哭得死去活来。我想,我当初哪怕是知道哪种是无毒的也好啊。面粉也,砂糖也,只要能将那些当重物品酌情取出一点儿,那多好啊!佯作不知地当作包起来递过去,让濒临死亡的父或丈夫当作发热药喝下去,那么他家属的心情,至少在将来回想起来,不知能得到多大的安慰呢!

    有更的回呢。伤员们有的衣服被掉,有的衣服被炸,不少人赤身裸体。像是被劈上了青,身上黑乎乎地粘着砂,多半人身上凝着血迹。一位与我同年的女孩,从头顶额头被糊上了青状的西,裸露的皮肤黑乎乎的,像被上了墨汁,干枯凝的血迹勾画出全身的廓。

    她倒在候室隔壁房墙边动弹不得,也不知是第几天了。当我疾步从她身过时,冷不防被她拉住了腿。想不到从她那瘦弱而痕累累的体内,竟然迸出如此巨大的力量。她将两眼茫然的朝向了我,

    我起来,身体好疼啊……”

    那一刻,我被突如其来的恐怖猛地拽住了,此我也无须说明,无须辩解。我缺乏勇气,缺乏心,下意地从她那抓住的手指中脱开来。

    关于“新型炸”的言流开来,是在7日的傍晚。以忘那一刻身上毛骨悚然的感。关于“原子个叫法到底是何听到的,已经记不起来。它一就爆炸了,隆一声毁灭了一切,广的人称其“皮卡”(闪烁轰隆的音),而“原子是个冷僻的词语

    最近,秦子伯母起:

    “第一上,不知怎么会有个身上无的小男孩混在其中,大左右。那孩子来后不久,就身抽搐死去了。当我拜访了祖父,他那是一种新型炸。哎,果不出所料啊!”

    从母和伯母的谈话来看,然各自于同一地点,同的状况,可是各自的体记忆却各不相同。仿佛每个人双手抱着玩具拼板中的一,那,如哪一种情况都会陷入无可奈何和混乱不堪的局面。

    后来我们谈论起当到底收治了多少伤员,有100人以下的,有200人的,意不一。根据《广原子爆炸灾志》第4卷第2(广市政府1971年)所记载,今井医院收容者达300人,尸体理数80具。

    “原爆”后第三天,好不容易才在绿井国民学校开了救所,傍晚之前,伤员来。夜临时,我站在医院的前院一看,熙熙攘攘的一间间病房,如今空荡荡的像是洞穴,只留下陈陈臭味。接室的地板上,躺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只裹着一件浴衣的女人,筋疲力尽地依靠在柱子上,一张乌青的仰望着天空。认识经过,小声

    “那个女人啊,肚子上被炸了个洞,羊水全都流了出来,医生,母子都保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 那天夜里,回到了久的家中吃晚这时发现自己的手正着异臭。不那不同于尸体的臭味,那是由于原子核分裂,致活生生的生物从体内蜕变出的独特的腐臭,那是由于原子爆炸,地球上新生出来的一种以忍受的臭。

    样费工夫洗手,只要将筷子送到嘴,手靠近鼻子,喉就像条件反射似的堵塞。自己未察,其不但是手,想必是全身都散着可怕的臭。

    们这些家属没有去救所帮忙,不至今物我还记得祖父的身影,由二三个士跟着,手持听器,身穿白大褂,急匆匆地朝着通向救所的道路走去。祖父的手中有这样记载

    来院的外来住院患者的诊疗结束之后,继续到小学校去诊疗达一月余。经处置的灾民总计人次达3000人。

    一般症状为烧伤、划、挫、跌、骨折、脱臼、褪毛、痢疾腹泻等等。根据死亡来看,死亡者达155人之多。保存有三个月所用的医疗卫生材料,在此期全部消耗殆尽,毫未剩。

    摘自《原爆——表检阅1955年刊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 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码农场 » 《日语综合教程》第七册 第四課 わたしの夏——1945年・広島

评论 欢迎留言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我的作品

HanLP自然语言处理包《自然语言处理入门》